阳江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1.意外总是...纷至沓来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6:19 编辑:笔名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11.意外总是...纷至沓来

总有些东西是你拥有的时间越久,你就觉得它有用的,哪怕这样的东西并不多,但拥有哪怕一件,都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赛伯很幸运,他就有其中一样。

忏悔之眼,听上去像是某种邪恶的玩意,实际上它也并不属于正义,这玩意可以让使用者洞察灵魂的秘密,当然,在赛伯把它当成一件秘密探查器的同时,其他骑士们总把它当成一种好用的武器。

说实话,比这玩意好用的武器多得是,但比它更好的秘密搜索器,却不见得会有更多。

“砰”

愤怒的索尔一把掀飞了眼前的桌子,他像是一头野兽一样朝着赛伯大喊大叫:“我信任你,混蛋!我愿意和你坐下来好好谈,你却搜查我的灵魂!还差点烧了它!差点就杀了我!”

“嗯哼。”

赛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完全控制了忏悔之眼,只有在我需要它燃烧的时候,它才会燃烧,索尔先生,你应该庆幸你是个单纯的被流放者,如果你身上带着哪怕一丝一毫关于阿斯加德的邪恶阴谋,你现在就不能站在这里朝我大吼大叫了。”

他看着索尔,十指交错,摆放在双腿上,他低声说:

“现在看来,你确实是个鲁莽自大,而又傲慢无礼的战争狂热者,我觉得你父亲对你的惩罚没有问题,你确实应该学习一下如何分辨危险和威胁...就比如我眼前站着任何一个来自其他神系的家伙,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抽刀子砍上去,惟独对于阿斯加德人我会在砍之前问问理由。”

“因为至尊法师也知道你们和其他神灵不一样,你们重归地球并非为了统治,但你瞧,问题就在这里了。”

赛伯摊开双手:

“怎么想的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你们和其他神系的家伙做的是一样的事情,行动才重要,不是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

索尔怒气冲冲的看着赛伯,如果不是打不过,他早就抡着锤子上去干了。

赛伯毫不在意的点燃了另一根香烟,他低声说:

“我想说的是,你看,我伤害你了吗?你为什么要这么愤怒呢?就因为我看到了你脑海里那些毫无意义的琐事?看到了你和那个希芙女神之间的暧昧交往?”

“够了!”

索尔大声喊到:“够了!别说了!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米德加尔特人都是些疯子!我就知道!”

他恶狠狠的看着赛伯:

“现在你把我的灵魂看过了,也确认了我没有危险,所以我能走了吗?混蛋!”

赛伯低头看了看腕表,他盘算了一下时间,抬起头看着索尔:

“算算时间我妻子快回来了,你真的不留下吃顿饭吗?我很少请人吃饭的。”

“开门!送我离开!混蛋!”

索尔骂了一句,赛伯打了个响指,摇了摇头:

“对不起,刚才那个门是魔鬼帮的恶魔法师们开的,我自己是没有传送能力的,所以你只能坐飞机回去了,不过哥谭倒是刚好有一架去墨西哥的飞机,可以勉强送你一程。”

落难的雷神骂骂咧咧的离开了,看上去多少有些软弱,但说实话,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索尔其实是个聪明人,在意识到自己被坑了之后,能迅速的调整自己的观念,老老实实吃下这个闷亏,这倒是让赛伯对他另眼相看,看上去这位雷神先生,真的是在地球学到了很多人生的哲理。

在他离开之后不到2分钟,伴随着金色的传送门打开,穿着一身便装的斯特兰奇出现在了赛伯的沙发上,他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客厅,随手一挥,客厅飞快的恢复了原状,他低声说:

“查清楚了?”

“恩。”

赛伯点了点头:“索尔本身就是个单纯的被流放者,但他来地球的目的并不单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身上背负着什么样的任务。”

说完,他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可惜,那神言的后半部分被洛基抹掉了,只能隐约的看到一点点蛛丝马迹,阿斯加德人的灵魂很奇特,尤其是拥有他们所谓的“神力”的时候,忏悔之眼也不能完全洞察秘密,不过从洛基的分身里得到的消息够多了,已经足够你们做出判断了。”

他抬起头,看着斯特兰奇:

“阿斯加德人在地球上有个封印...可能封印的本体并不在地球,但最少在地球上有一个出口,至于他们封印的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能被奥丁如此重视,甚至不惜为此和至尊法师开战,还派出自己的儿子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加固它,看上去就像是个很可怕的玩意。”

“恩...如果是这样,那么有些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

奇异博士点了点头,他舒了口气:

“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为什么明知道阿斯加德对地球没有占领的心思,但古一大师还是禁止他们返回地球的原因吗?”

“恩,和这个封印有关?”

赛伯试探的问到,奇异博士点了点头:

“应该是的,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在远古的时代,其他神系奴役人类供奉他们的时候,唯有阿斯加德人的北欧神系真正的做到了保卫人类的职责,他们真正的将地球作为附庸国来看待,甚至在冰霜巨人进攻地球的时候,奥丁还亲自带着大军驱逐了他们,这是其他所有神系都没有做过的事情。”

“但...在近1500年前,在北欧地区,阿斯加德人在那里爆发了一场战争,战争的起因没人知道,至尊法师应该是经历过那一战的,但她从来没说过那一战的经历,古籍上只是记载,那一战之后,整个欧洲的人口锐减了三分之二...也就是说,阿斯加德人曾经差点毁灭了地球文明。”

斯特兰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说:

“我曾经也怀疑过至尊法师驱逐神灵的原因,现在看来,应该是那场战争,而那个封印,1500年前,差不多也是阿斯加德人在地球最后活跃期,这一切都应该和那场战争脱不开关系,恩...封印的事情就交给莫度法师去处理吧,我更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要放走索尔?”

“以你的性格,不是应该直接杀掉他吗?”

这个问题让赛伯很不爽,他瞪了斯特兰奇一眼:“我在你眼里就是个杀人狂和毁灭者吗?混蛋...好吧,我承认,我杀了很多人,但他们本来就该死,至于这一次,很简单,他的兄弟洛基骗了他,以索尔的性格,在知道这一切之后,一定会冲回阿斯加德找洛基算账,而洛基为了自保,他会做什么?”

奇异博士没有回答,赛伯站起身,他低声说:

“一个人处于恐惧中,为了自保,他会做出很疯狂的事情...比如在哥哥还虚弱的时候,派出杀手杀掉他,哈哈哈,你知道我从洛基的魔法分身的记忆里都看到了什么吗?你不会相信的,总之,我敢肯定,阿斯加德会爆发一场内斗,会严重的削弱那个星球的实力,比起杀死一个虚弱的王子,导致阿斯加德因为仇恨而重新聚集在一起,我更希望看到那种场景。”

“至尊法师也希望看到的...毕竟她和他们,可是真正的敌人!”

“...你看上去可真像一个该死的阴谋家!”

“可是你也同意了,不是吗?所以,彼此彼此...”

而就在索尔挤在装满弹药的运输机的机舱里,前往目的地的时候,在从新墨西哥州前往墨西哥的道路上,他的新朋友们也遭遇到了一些...麻烦。

“我们就不该在黑夜里开车,天呐!”

艾瑞克博士满头大汗的用千斤顶将这辆装满了实验仪器的房车试图抬起来,在他身边,简将备用轮胎从车后面滚了出来,说实话,对于两个天体物理学家来说,换轮胎这种事简直太艰难了,要比观察群星的秘密艰难太多,而唯一一个有换过轮胎经验的疯丫头,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某些恐怖片的现场!真是糟糕!”

艾瑞克博士一边絮絮叨叨的看着周围昏暗的环境,一边笨手笨脚的拿着六角螺丝刀,也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而简的脸上,却满是一种担忧,很明显,她在担忧另一个人。

“我说,简,你的父亲曾经和我一起在大学教书,你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所以,我现在应该说,你爱上那个混蛋,对吧?”

艾瑞克博士坐在轮胎上,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简的表情,他摇了摇头:

“唉,我承认,索尔是一个迷一样的男人,尤其是他身上那层古怪的光环,天呐,一个外星人,还是个王子,还是你小时候听过的那些童话故事里的主角..

.如果我是你,我也会对他着迷,但相信我,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为什么?博士?”

简低声问到,艾瑞克博士苦笑着说:“那天晚上,索尔喝酒喝得很高兴,他对我说,阿斯加德人能活5000岁...简,你知道这是个什么概念吗?”

简是个科学家,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气氛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不过很快,就被疯跑过来的疯丫头黛茜打断了:

“快来!简,还有艾瑞克,我在那边,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我发誓,你们一定会感兴趣的!”

这个从来不知道悲伤是什么感觉的女孩拉着简朝着这个废弃的停车场内部跑了过去,艾瑞克博士不得不跟在她们身后,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了这停车场早就废弃的大楼内部,简看到黛茜将一枚硬币扔向天空,但下一刻,那硬币不但没落下,反而缓缓向上浮起。

这一幕让随后赶来的艾瑞克博士也目瞪口呆,更可怕的是,那硬币升入天空30米左右的地方,就仿佛被吞噬了一样,不见了踪影,而下一刻,它又在众人脚下距离地面2米多高的地方重新出现,就像是一个特殊的,诡异的环形通道一样。

“这是...空间断层!”

艾瑞克博士研究天体物理学研究了一辈子,他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古怪情况的真相,他摇了摇头,不可思议的说:“在这里,一个自然产生的空间断层?所有物理学家都会疯的,天呐...这就是索尔带来的好运气吗?”

“地球的自然空间可不会产生这样的裂痕。”

简左右看了看,顺手拿起了自己的随身带着的小观测器,她看了一眼身后一片漆黑的楼层:“这里有微弱的辐射,很显然,这种现象...这不是自然产生的!”

她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转身走入了黑暗当中,艾瑞克博士和黛茜对视了一眼,也跟着进入了楼层里,但片刻之后,一声尖叫打破了黑暗楼层的宁静,随后就是疯丫头黛茜的喊声:

“不!简!不...艾瑞克!简晕倒了!快来!”

郴州治疗龟头炎医院
廊坊癫痫病医院
芜湖治疗卵巢炎费用
郴州治疗男科方法
廊坊癫痫病医院费用